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短篇]不是思念


短篇,請笑納(´°ω°`)


【不是思念】



你捲著自己微長的髮尾,不禁想起以前和那人在一起的回憶。

「煩死了滾開滾開!」
「欸、別這麼說嘛,讓我抱抱你嘛──」
「滾啦誰不知道你想幹麻!喂、你!手別亂碰……唔……」
「乖、只要一下下就好……」

接著又是那人任意妄為的索求。


但現在呢,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感受到他的體溫了。

「混帳……」你趴在木桌上,看著桌上的刮痕,這是他偶爾會抱著你在桌上亂來的痕跡,永遠是那樣的索求無度,他將自己的一切攤在你的面前,只求你對他敞開心房——最後他也成功了。

不然,你也不會因為許久不見他,而覺得寂寞。

x


還記得一開始時,他還是哥哥的朋友,只是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對你毛手毛腳,最後甚至死纏著你,每天都來你的公寓叨擾。

其實你最討厭像他這種人了──只會帶著看似輕浮的笑容,動不動就伸手將你攬進懷裡,當你推開他時卻露出無辜的眼神直盯著你,害你覺得煩躁,卻還是敵不過他的眼神而接受他單方面的撒嬌。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他不再像以前一樣總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打開門,然後貪求你的體溫,環抱住你,在你的耳畔細語著那些令你心神盪漾的話語。

你在心裡暗暗的咒罵那人,天知道這幾個月過去你對他的怨恨化為多少句髒話。

只是,隨著分離時間越長,看著日曆一張撕著一張,多少也會覺得心情舒坦了些。畢竟他可能也沒有對你認真過,你懂的。

不是說放棄了,只是看開了。


從冰箱裡拿出一罐已開過的氣泡飲料,喝了一口就覺得少了氣泡的刺激只感覺到糖水的甜膩,討厭甜食的你皺了皺眉頭,將剩餘的液體倒入洗手槽。

你跟他的感情應該就像這罐飲料,開頭一飲是刺激到令人全身發顫的滋味、有些難受,中間因為習慣了這種刺激而覺得上癮,但一靜止不顧,就只感受到中途那些甜膩而少了開頭的刺激,而最後終究會落到被丟棄的下場。

現在是否已到最後,只差那人再度前來,對你說聲再見。

「喀喀。」這是門鎖被插入的聲音。

你聞聲,手中的空罐一時不小心而落地,發出刺耳的敲擊聲。

你知道的,除了自己以外,你還打了另外一份備份鑰匙給那個人,因為那個人每次來找你的時候總是狂壓著門鈴吵得你的鄰居都來抗議,所以你只好無奈的打了份鑰匙給他。

「嘻嘻,謝謝囉!」

他從你的手上拿到鑰匙後,接著又把你拉進懷裡狠狠啃咬著你的鎖骨,然後越來越低、越來越低,最後他在玄關要了你一次,還要你咬著他的肩膀不可以發出聲音,以免被鄰居們聽到而因為不同的原因又被抗議。


x


你快步的走向玄關,心臟跳的極快令你只好緊握著胸前的衣衫,像是這樣做就能夠讓心跳緩緩。

「咖嘰──」門打開了,你不禁停住呼吸,看著那個人,熟悉你一切的那人。

「我回來了。」他這麼說。

「哼、誰叫你回來的!」你瞥過頭這麼回道,卻難掩因思念而泛紅的眼框。

「呀……對不起,還不是因為那件事情太難辦了,我可是拼了命才把事情完結趕回來的呢!」他搔了搔臉,這是他感到為難時會做出的小動作。

「半年也太久,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要回來!再說要回來也不會先打個電話或是發個郵件嗎,」
——不然我還以為你已經……丟下我了……你在心裡這麼想著。


那人看著你微紅的臉,不禁在心裡苦笑想著,其實這次的任務是以年為單位,他能夠在半年內完成已經破了基地從以前到現在進展最快的記錄了……只是他也不想說破,因為能夠見到心懸已久的戀人早就讓他心花怒放了。

「我還以為是哪個小偷那麼不長眼敢來偷我家正準備賞他一拳……」話還沒說完你便感受到那半年從未感受到的體溫,泛紅的眼框瞬間醞釀出了淚光。

「嗯嗯,對不起,我回來了。」他笑笑的摸了摸你的頭,捲起了你的髮尾,一如往常的。

「笨蛋……」你抓著他胸前的衣服,將頭靠上他的肩膀,說──





「歡迎回來。」






Fin.





第一次寫的短篇!不稱名道姓,因為重點不是名字啊。(懶得想就說#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TATATA.
Coniglio瘋兔.

瘋兔

Author:瘋兔
我是阿兔(`・ω・´)
紅外套學子。
每季番組追蹤有,想詳細追我噗會比較快喔w

鈴村健一我的嫁,拉比我老公,小翼我男友←廚王
癿/自創/我家兒子/同人/圖文並進/鈴村廚/ニコニコ/N+C/大狗廚/腦補妄想/金牛/O型
熱愛犬系攻x貓系受( ˘ ³˘)♥

小芋頭\(>H<)/

Chiyo

現實逃避者。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星巡り
溫柔體貼好兒子-御井實
New.
置文.
回應.
黑歷史.
噗浪,歡迎交流(`・ω・´)
貼紙/應援
星座彼氏《STARRY SKY》
添い寝カレシ応援中!【天羽翼】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
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