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璇梓】對比的戀愛02


這裡是第二章ww

點入內閱謝謝!!!!這篇是讓兒子串場飆進度的一篇(靠)








一前一後,踏在走廊上的腳步聲迴盪在耳邊,彷彿這偌大的校園只徒留著他們。

保健室距離他們的教室不很遠,尷尬的氣氛也因為離課室越近而愈感沉重。

拉開課室門,發現裡頭空無一人,在昏黃的夕陽照射下讓桌椅映照著橘暉,這種時候還會留在校園裡的人,通常是進行社團活動,或是課後輔導,會像他們這樣因為意外而滯留在校舍可說是沒有吧。

南條將掛在座位旁的背包一提甩到背後,便往教室外頭走,還在低頭整理書包的安居院不禁面露落寞,收拾的動作也緩了下來,頭上的翹毛也低垂著如同主人一般喪氣。

──原先還以為兩人的距離拉近了點,沒想到還是一樣嗎?

「喂。」

嚇得轉過頭看向教室外,發現那人還靠在門板上。

「要、一起走嗎?」

紫瞳瞬間撐大,愣了幾秒才迅速的將桌面的東西通通掃進書包裡,連背包的拉鍊都忘記關就趕忙跟上南條的腳步。



站在校門口前,夕陽的餘暉將兩人的影子映得老長,夏日的薰風帶著微微的溼氣。

「那,明天見。」南條揮了揮手,指了指自己回家的方向。

安居院點了點頭,便看著南條在晚陽的照射下越行越遠。

他摸著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幾下,感覺自己的心臟還在快速的跳動著。

沒想到能夠和南條講到那麼多話,雖然自己還是靠著文字才能算正常的和他交談,但他卻還是感到異常興奮。

那與自己記憶中重疊的低沉嗓音,帶有異國風情的五官和那股令自己心跳加速的眼神,讓他產生從未有過的衝動和做出與個性大相逕庭的行為。


x


看著緩緩上升的電梯,「叮」的一聲正好在數字增加到6時發出,踏出電梯後他掏了掏放在背包夾層的鑰匙,正想轉開家裡的門鎖時,隔壁鄰居的門突然打了開來讓他嚇了一跳。

「那我走囉,平時一直放你一個人吃晚餐真對不起。」

「知道就好!就不能跟店長說改一下營業時間嗎?」

聽著不算陌生的沉厚嗓音發出的笑聲,他才想到這個時間正好是隔壁的大哥哥準備出門上班的時候。

較沉穩的語氣是由帶著金屬細框眼鏡的金髮男人發出的,男人高高瘦瘦的身材挺拔,個性很溫和也常常露出溫柔的笑,是在某間小餐廳工作的實習廚師,常常送他多煮的菜到他們家來,料理好吃的程度讓他那擅長烹飪的母親都大為驚豔,也因此讓他們的關係很好。男人似乎有種特質讓人感到心安,就連不擅與人交談的自己也會在碰上困難時去請教他,讓自己覺得好像多了一個哥哥。

拉著男人的衣角鼓起臉的櫻髮男孩似乎是男人的親戚,他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們感情很好,假日時常常一起出遊,但他從來沒機會跟男孩說過話。

雖然偷聽別人講話不太好,但他覺得既然都碰上了就打個招呼吧,便站在門後令兩人看不到自己,想等他們談話完畢。

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男孩似乎很愛撒嬌,一直纏著男人,嘴裡吐出的話語也是希望男人能夠請假甚麼的,但男人露出為難的笑聲,沒有答應男孩的要求,只是輕聲的安撫著他的情緒。

發現好像沒甚麼聲音了,以為他們已經結束談話,安居院便探出頭,結果看到──男孩掂起腳勾住男人的頸子,而男人則是托著男孩的腰,兩個人的唇貼合在一起……這、這到底是?

他嚇得把頭縮回來,感覺臉上的溫度瞬間竄升,頭頂的翹毛似乎驚訝的束得老高。

好一會兒,他才聽到男人讓男孩趕緊進屋的聲音,讓他回神趕緊站回自己的家門前。

男人關上鐵門,轉身才看到他有些僵硬的身子。

「梓君?」

「嗯,實哥好……」他拉著背包的帶子,小小聲的打了招呼。

看著他有些飄移的眼神和紅潮未退的面頰,男人似乎懂了。

「你看到了嗎?剛剛我跟霄的事情。」男人不是很在意的笑了笑。

「嗯……」

「這樣啊,那幫我保密好嗎?」男人比了個噓的動作,感覺笑得比平常還要真。

「所以……實哥跟剛剛的男孩關係是?」有些遲疑的不知道該不該問出口。

「戀人喔。」男人毫不遲疑,眼神帶著堅定。

「可是,是男生跟男生?」

「喜歡一個人,性別甚麼的根本不重要喔。」男人摸了摸他的頭,「重要的是你是真心的愛他。」男人笑著,笑得很幸福。

「不過還是保密會比較好啦,就拜託你囉梓君,下次我再做些點心請你來家裡當做封口費好嗎?」

「我不會說的,封口費甚麼的就算了啦。」他慌忙的揮了揮手,但一想到上次才嘗過男人製作的起士蛋糕就不禁垂涎。

男人看著他恍神的模樣有些發笑,「那來當客人吧。」

覺得自己的想法好像被男人查覺到了,他羞得低下頭:「嗯。」

和男人揮手道別後,他終於轉開了家門的鎖。




「我回來了。」彎下腰除去鞋子,回到令他安心的家中才終於讓他徹底放鬆精神。

「小梓!」

「什、唔!」

聞言一抬頭,便感覺自己被投入一個柔軟卻快讓人窒息的懷抱。

「小梓小梓、我最可愛的小梓──」有著浪漫棕色長捲髮的女子將他緊緊抱住,讓他的頭正好卡在她雄偉的雙鋒中。

「姐、姐姐!」他毫無阻止效果的揮動著雙臂,想要將親姐姐推開卻礙於無法動手而面臨窒息的地獄。

「小梓,今天怎麼比較晚?姐姐等你等的好久!」終於鬆開對弟弟的懷抱,有著清秀臉龐的女子此時臉上還施著淡妝,更增添她的動人之處。

他深吸了幾口氣,維持固定的呼吸後才回答:「今天早上在學校昏過去,醒來時都已經放學了。」

「昏倒了!天啊!」姐姐驚呼了聲,拉了拉他的手又摸了摸他的額頭,擔憂的噓寒問暖著。

這一提又勾起他腦海裡那抹耀眼的金,那人和自己的對話又浮現在腦海中,記憶更是追溯到他昏倒的時刻。

彷彿是一瞬的回想,讓他的臉又再度竄上燙人的溫度,讓看在眼裡的姐姐著急的要拉著還在玄關的他出門看診。

「不用啦、姐姐!我沒事的!」他拉住女子的手,像是要強迫這羞人的溫度從臉上消散的搖了搖頭,「我先回房間了。」

不顧在身後叫喚的聲音,他快步的進入自己的房間順勢將門關上,才終於隔絕姐姐的關心。



回到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床上倒。

感覺光一天所受到的衝擊就太多,讓他一下子無法消化。

「沒想到實哥居然……」其實一直以來都認為以男人的條件來看,要找個女朋友絕對易如反掌,但在他們相處的日子下來,他從來沒看過男人將異性帶回家過。

並不反對同性戀,而且還記得方才男人的笑那麼幸福,想必他對他的生活也相當滿足。

如果自己也能有個戀人,能夠了解自己的人,那會是甚麼感覺?

他閉上眼思索著,從以往看過的人當中試著將自己所想像的戀人拼湊出來。

「保持一定的冷靜對待他人,但在面對自己時能夠流露出平時不異見的體貼……」一一的將符合自己理想條件的人從記憶篩選,這時他就慶幸自己擅長觀察他人,從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能夠判斷這個人的個性與做事風格。

模糊的標準聚合構出一張他一直在意的人,頓時他睜開了眼,難為情的將自己的臉埋進床頭的布偶堆。

——他想到的是,那對冷硬的綠瞳。





TBC.




放上來我第一個反應是「靠怎麼那麼少!」(不要亂罵#
我記得我打了很~~~久,結果居然才這樣嗎(啜泣啜泣

然後我ㄧ定要實況ㄧ下OAO(哪來的實況#

當初我剛把這第二篇打好,準備給DD看完後再投給Note
DD:「你 你」
DD:「你寫到實霄那邊是有多開心(ㄎ」
我:「看得出來嗎(ㄎ」
DD:「有感覺耶(ㄎ」

狗咩我就是廚兒子廚到連別人家的兒子都要一起廚廚!!!!!!!!!!!!(沒關聯啊#
覺得連別的文章還要讓兒子出來串場才能飆進度(然後差點偏離主題)的我怎麼會那麼沒出息。^q^...
然後還發現了很大的BUG來著,不過我改掉了HAHA(笑屁#


第三篇大概會等我Note的稿子想完後才繼續~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TATATA.
Coniglio瘋兔.

瘋兔

Author:瘋兔
我是阿兔(`・ω・´)
紅外套學子。
每季番組追蹤有,想詳細追我噗會比較快喔w

鈴村健一我的嫁,拉比我老公,小翼我男友←廚王
癿/自創/我家兒子/同人/圖文並進/鈴村廚/ニコニコ/N+C/大狗廚/腦補妄想/金牛/O型
熱愛犬系攻x貓系受( ˘ ³˘)♥

小芋頭\(>H<)/

Chiyo

現實逃避者。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星巡り
溫柔體貼好兒子-御井實
New.
置文.
回應.
黑歷史.
噗浪,歡迎交流(`・ω・´)
貼紙/應援
星座彼氏《STARRY SKY》
添い寝カレシ応援中!【天羽翼】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
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