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院拓】無法正視 01




搞得我要死要活的院拓終於好了!!!

悶騷大叔x誘受少爺的故事正式開始!!!!





  「少爺,老爺請您這個周末一定要回去參加聚會。」
「不要。」
「……少爺,您究竟為什麼不想回去?還有、您打算貼在我身上多久?」嘆了口氣,長期跟隨在家族領袖的身邊鍛鍊出的氣魄在面對自家少爺時,似乎連平時對付難纏客戶的十分之一都使不出來。
早川院再次嘆氣。

亞野將自己的身子緊貼住早川,雙手勾住他的頸子,近距離欣賞早川英挺俊秀的樣貌──就算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玩伴,但對他而言帥男人不看可惜看了保養眼睛,更不用說是自己喜歡的人。

「院……明明我們都這麼久不見了,怎麼一找我就是來傳老頭的話啊……」將自己的唇貼近男人的耳畔,「我很想你呢。」蠱惑般的耳語。



「哇!」亞野驚呼了聲,一股力量將他從男人的身上拉開,回過頭一瞧便看到友人露出頭疼的表情。

「店長、請你注意一下現在是甚麼時候好嗎!」頭兩個字念得齜牙咧嘴的,御井僵著笑容的說著。

「好的各位聽眾,現在的時間是正適合去吃晚餐的七點三十分,不知道大家的選擇會是……」一旁的工讀生左山萩正拿著小型的收音機,好巧不巧的電台的DJ正結束音樂的點播,開始和大家閒話家常。

店內現在正處於晚餐的顛峰時間,人手都不夠了,而這位照理來講是這間店的老闆,外加服務生的亞野拓人先生卻不顧時間及場地,在店理的正門口大膽的調戲起他的兒時玩伴兼現職保鑣。

「唔──小實都欺負人家!」被提著後衣領卻還能像個耍賴的孩子般扭來扭去,微翹的銀絲加上紅如石榴的瞳此時正泛著以假亂真的淚光,亞野嘟起唇咕噥著。

「還不快去幫客人點餐,你這個失職的店長!」御井用覆有薄繭的手指彈了下亞野的額頭,憤怒中帶著焦躁。

看著亞野像個小孩子似的撫著微紅的額,雖然嘴裡還在碎碎念,但還是乖乖的去幫剛進門的客人帶位。
他簡直快拿這位友人沒辦法了。御井實頭疼了起來。

「那我就先告辭了,等營業時間結束時我會再來的。」早川整了整有些不齊的衣領,將滑下的眼鏡移回高挺的鼻梁上。

「少爺……」眼角瞥見亞野和女客人在那邊打打鬧鬧,眉尾微微挑起,帶些無奈的口吻:「就麻煩您了。」

「好的……」和早川發現相同情況,御井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先失陪了。」微微欠身後便轉過身往亞野那方走去──不難發現他的笑容已覆上淡淡的陰影。


「亞、野、拓、人!」
「唔啊啊啊啊啊!小實饒命啊啊啊啊啊啊──」


x

  敲下最後一個字,看著游標在螢幕上飛快的滑動著,動作迅速但依舊細心的不忘存檔。

舉杯將徒留苦澀的黑咖啡飲盡。
正從辦公椅上站起身伸個懶腰,忽地聽到門外傳來微弱的敲門聲。

他看了腕上所戴著的錶,凌晨三點四十七分。

現在這種時候還會來他房間的人,除了……外不會有別人了吧。

他轉開房門的門把──

「阿──院──」迎面撲來的是熟悉的銀和慣例的哭喊。



  「嗚、好痛喔……」抱緊著胸前的枕頭,吃痛的皺起眉。
早川拿著藥酒慢慢的將亞野背上的瘀青推開,異常痠麻的刺激讓亞野抓著枕頭角的手更加用力使其泛白,哭哭啼啼的不像是已經成年的大人。

「該說是少爺你活該,還是御井君下手太重呢。」認命的捲起袖子揉著眼前白皙肌膚上的瘀血,過於習以為常的場景與熟練的手法讓他不禁想著,自己到底是從哪時候開始這般照顧眼前的男孩。

「阿院我跟你說喔!小實真的超狠的!我只不過是和客人聊一下天他就把我打成這樣,明明我才是店長不是嗎……」去除平日榴紅色的鏡片遮蔽,墨黑的瞳漾著水光的眼眸宛若星斗般耀眼,鼓起腮幫子似是孩子般的抱怨著,纖長的手指也相當孩子氣的用前端相互戳弄著。

一邊聽著亞野的怨聲,不時敷衍的應聲或是點頭,表示自己有在聽,以免任性的少爺又鬧起脾氣,一邊倒了些新的藥酒在手上準備將鬧憋扭的人兒轉向與自己面對面方便上藥。

「結果你知道嗎!」披散在胸前的銀馬尾突然朝自己的臉襲來,他也閃避不及、或說是沒這個必要,就這樣被銀馬尾拂過臉,眨眼便看見人兒艷麗中帶有清秀的臉蛋如他所願的映入眼簾,「小實他竟然說:『你只有那張臉能看,打傷了店裡的生意可能會有影響。』便只往我身上那些會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揍!」氣憤的將枕頭下壓,似乎身上的疼痛也不及現在的不平。

啊啊,果然真的臉上甚麼傷也沒有啊。早川依舊淡定的看著亞野仍舊鬧著彆扭的神情。

帶些慶幸但更多是無奈的拍了拍亞野的頭,「少爺,您不覺得任何事情都是事出有因嗎?」

「欸?」滿臉的問號。

「實先生平時待人都很溫和,只有對您才會特別……暴躁,難道少爺都沒想過為什麼嗎?」

「小實不是本來就雙面人嗎?我從大一的時候看到他第一眼就這麼覺得了……所以後來和他認識,發現他的個性跟我預想的一樣,還覺得我很會看人呢!」

「這……」早川推了推有些滑掉的眼鏡,想到御井每每看到他都會露出微笑,加上體貼他人的行為舉止,實在是很難想像這樣的他會是帶著兩張面具的人。

但是在險惡的社會中生存,早川自認自己看人的眼睛就算不算是頂尖,但也算是雪亮的,不過也曾在一些場合碰過類似的人士,表面帶著笑容卻會在暗地裡進行小動作再一舉擊垮敵人,也不能一概否認亞野的說法。

「總之,少爺不能只指責實先生,應該要先反省自己的行為在當時的情況下是否妥當。」
「是──謝謝早川先生的指導──」露出意興闌珊的表情,亞野吐了吐舌頭。


  將亞野的襯衫套回他的身上,「傷勢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瘀血不用很久就能消退。」
早川用微溼的毛巾擦著自己的雙手,將藥酒的味道拭去。

「謝謝阿院!」笑著的眼眸宛如彎月的瞇起,瞥見一旁的電腦還開著一些文件檔,「都這麼晚了、呃還是說早?阿院還要工作?」牆上的鐘正好走到四點三十分。

「沒有,準備睡了。」將架在鼻梁上的眼鏡取下掛在胸前,揉了揉太陽穴。「少爺也要回房……——」似曾相識的溫度覆上自己的唇,失焦的雙眼好不容易聚焦卻發現那股柔軟已經轉換陣地,「那麼,阿院晚、安。」貼在耳廓的唇似乎想凸顯它的存在感,刻意緩慢的開合,傾出旖旎的話語,又以雙手攬上自己頸子而後輕咬自己臉頰做為收尾。

最後人兒踏著輕巧的步伐關上門扉。

當那抹銀像隻貓似的躍入自己懷中,宛若疾風似的捲起他心中的波浪,稍作停留、下一秒又遠離他所能及之處,看似伸手可及卻又虛無飄渺。



背靠在木製典雅的門上,早川抵著門緩緩的滑下。

那瞬間想將人兒擁入懷的衝動令他震驚,壓抑住的強烈心跳,碰咚碰咚如擂鼓般的心音在耳邊作響,同時感到苦澀難耐。

深怕自己又因為一時的血氣上腦而犯下那天的錯誤,明明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再傷害、也絕對要守護──那一直以來對著自己展開的笑靨。



那波漣漪逐漸擴大、擴大,又再度平復。




TBC.





悶騷個甚麼勁(ㄎ

愛他就快上啊!!!!!!!!!!!!(被拖出去




唉(?)大家好,這裡是談到兒子就會暴走的傻媽媽一名.......

其實這篇院拓我已經構想很久...阿院一直不敢出手的原因也早就想好了XD

只是不知道該以甚麼樣的方式呈現,再考慮該單獨發一篇番外,或是加到本文的劇情裡面.


總之後續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兒子們很缺人關愛的(?)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TATATA.
Coniglio瘋兔.

瘋兔

Author:瘋兔
我是阿兔(`・ω・´)
紅外套學子。
每季番組追蹤有,想詳細追我噗會比較快喔w

鈴村健一我的嫁,拉比我老公,小翼我男友←廚王
癿/自創/我家兒子/同人/圖文並進/鈴村廚/ニコニコ/N+C/大狗廚/腦補妄想/金牛/O型
熱愛犬系攻x貓系受( ˘ ³˘)♥

小芋頭\(>H<)/

Chiyo

現實逃避者。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星巡り
溫柔體貼好兒子-御井實
New.
置文.
回應.
黑歷史.
噗浪,歡迎交流(`・ω・´)
貼紙/應援
星座彼氏《STARRY SKY》
添い寝カレシ応援中!【天羽翼】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
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